2006年5月4日星期四

夢裏是誰


小弟記得在科大讀書時,曾經有一次飲醉酒,結果要幾個同學帶小弟返宿舍睡一晚,對其他同學帶來麻煩之餘(因為小弟在科大讀書時沒有宿舍住),亦怕自己說一些不想說的說話(尤其是有關自己的感情事,現在亦然)。回想起在小K的生日聚會上,入場時酒水任飲,但因為怕醉,只飲了一支「喜力」,後來與舊同事傾談很高高興興,所以罕有地叫了一杯「 Whisky on the Rock 」。一小時之後,小弟感到有點熱,所以再飲了一支「喜力」,飲完之後,我感覺到自己已經到達酒醉的臨界點( critical point )了。不過,當酒吧員工在 Bar 枱上演「火酒表演」之後,真的很想再次嘗試自己的臨界點,於是一口飲下這杯燒得火熱的酒。幸好的是,原來自己還未醉,只是感到有少少醉意而已。在返家途中,仍然保持冷靜,沒有大哭大笑。在家中廁所內看到自己的面,很恐怖,一副面青的樣子,恍如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算吧,都是早早睡覺,以免夜長夢多。

5 則留言:

henryporter 說...

記得好似有一次,你為左唔交稿住,響公司自隊一支生啤,跟住醉Q左,追唔倒稿...

傳說中的地通拿 說...

你信唔信我醉丫,哈哈!

傳說中的地通拿 說...

話時話,其實真係好對唔住呀,因為當日真係冇心機寫稿,所以 .... 唉。

theo 說...

相信酒醉三分醒嗎?我相信,因為我醉過,但也許只是我未真正醉過。

Ruth Tam 說...

It's easier to get drunk when one is with friends and not alert. Never got drunk in company functions. Afterall, it's part of my job.